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抒颖 深圳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抒颖 深圳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抒颖 深圳报道

  迅速走完全部流程以后,万物云已经无尽接近资本市场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万物云已经于2022年9月16日已完成招股书注册,股份代号为 2602.HK,预计于下周一开始正式IPO路演。

  与此同时,万物云也同时公布了其基石投资者的阵容,包括淡马锡、瑞银资管、中国诚通控股以及旗下的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润晖投资、HHLR基金及YHG投资、Athos资本等,基石投资金额约2.8亿美元。

  这是一个集结了许多知名投资机构的阵容,集合了国内外多家明星投资机构。在当前的时间节点,这些投资机构仍愿意与万物云同行,这是对之的肯定,对被资本市场冷落许久的物业服务行业而言,也具有相当的提振作用。

  豪华阵容

  在万物云的基石投资者之中,淡马锡是新加坡主权基金,是一家由新加坡政府拥有100%股权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淡马锡近年来在中国频繁出手,其在中国的投资主要集中于快递物流以及物流科技两大领域,其所投资的企业包括京东物流、菜鸟网络和商汤科技等。

  淡马锡此前与其他万科系的企业也有联系。2021年10月,万科旗下万纬物流进行了成立之后的首轮融资,淡马锡就是其投资者之一。

  虽然频繁加码中国企业,但投资万物云所处的物业服务行业,对淡马锡的投资组合而言是少有的标的。万物云作为一家物业服务企业,其虽然有一定的科技底色,但从营收和利润的贡献来看,其服务的底盘显然更为突出,但也不排除其未来科技的能力羽翼渐丰的可能,这或许是吸引到淡马锡的关键之处。

  此外,中国诚通及其旗下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也大有来头。

  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改革所有制改革基金成立于2020年12月,该基金是继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之后,国务院国资委委托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发起设立的第三只国家级基金,由中国诚通作为主要发起人,联合多家公司共同设立。总规模2000亿元,首期募资707亿元。

  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也是中国中免港股发行的基石投资者之一。此前,这只基金也曾投资过网达软件金力永磁等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

  Athos资本此前的投资企业中,则以生物科技类的居多。其是“植发第一股” 雍禾医疗、专注于医学专科特检服务的康圣环球以及腾盛博药等的基石投资者。

  如果说上述三只基金的投资偏好是科技类企业,润晖投资、HHLR基金及YHG投资等,则是物业服务企业基石投资者的老面孔,多数均有相关的投资经历。

  根据润晖投资官网发布的消息,其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资产管理公司,拥有约600亿元的资产管理规模,其是在明星投资机构鼎晖投资的支持和协助下创办。

  润晖投资上一笔在物业服务领域投资的对象是华润万象生活。2020年,华润集团旗下华润万象生活上市,润晖投资作为基石投资者参与了华润万象生活新股首发,认购1亿美元。

  HHLR基金及YHG投资则是高瓴旗下的基金。高瓴此前在物业服务行业先后成为过过保利物业、华润万象生活、远洋服务、金科服务、融创服务和合景悠活等的基石投资者。

  从这份投资名单来看,高瓴对物业服务企业甚为关注,其投资的企业不仅有央企,还包括头部和腰部的民企,且投资时间也在2020年物业行业被资本市场热捧之前,足见高瓴其时对物业行业的信心。

  淡看估值

  在万物云发布基石投资者阵容以后,万物云CEO朱保全在朋友圈写下了对投资者表示了感谢。他表示,“感谢投资人在如此市场环境下做出基石投资的决定”。

  而事实上,对比物业服务企业的高光时刻,万物云现在的上市时间节点的确算不上最好。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此前多次在公开场合对万物云何时上市作出过解释,他的观点是,“我特意让物业保持与资本市场的距离,不让它想这个事,我怕资本市场把物业引导坏了。”

  郁亮还说过,“没有千亿市值,万科物业(万物云前身)不会上市。”

  如果在一年多以前,千亿市值似乎不难实现。那时候资本市场一度热捧物业服务企业,规模和营收也备受看中,万物云凭借稳健的股东背景和可期的成长潜力,在那时候成为千亿市值企业一点也不意外,毕竟碧桂园服务也一度保持千亿市值多时。

  郁亮最终选择在一个十分平淡的时间点将万物云推上了资本市场。2021年11月5日,万科发布公告称,其第十九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拟分拆万物云于港交所上市的相关议案。

  那时候,受到房地产行业逐渐承压的影响,物业服务企业的估值也下滑明显,市场也普遍认为,那不是一个好的时间点。

  从现在的市场表现来看,物业服务行业也早已经褪去光环。

  如今市值第一的华润万象生活凭借商业管理的加持获得了过800亿港币的市值,而碧桂园服务早已经回落至500多亿港币,而市场普遍认为万物云的市盈率应在15-25倍之间,以此计算,万物云不要说千亿市值,能否超过华润万象生活坐上市值之王之位,都充满悬念。

  不过,郁亮对万物云的心态,也早已改变。

  在今年8月万科2022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郁亮说,万科分拆万物云上市不是卖猪仔,叫个好价钱就把它卖掉,而是希望通过上市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对于万物云上市短期市场的估值并不是万科最在意的,更在于说它通过资本市场能够获得怎么样的力量,然后再支持它的进一步发展,这才是万科最关心的。”

  中长期来看,物业服务行业因其商业模式,仍然是一条不错的赛道,万物云作为头部玩家,仍然有许多的机会;但万物云在商业管理、城市服务等备受争抢的领域,虽然有过精彩的收并购以及不错的样本案例,但其绝对的领先优势却仍待确立。

  再者,作为一家不断强调自己科技色彩的物业服务企业,其在科技领域的成色,也仍待挖掘和建言。

  踏上资本市场之后,万物云下一步往哪,朱保全所带领的管理层,需要给母公司万科及基石投资者乃至全体投资者交答卷了。

  (作者:吴抒颖 编辑:张伟贤)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靖蕾